人身傷害

任何人均有機會於任何時候遇上意外。人身傷害是指某人遇上意外後身體受傷,這包括肉體損傷,亦涵蓋心靈創傷,例如因意外的痛苦經歷而患上創傷後壓力症候群。

意外和受傷可為一個人的生活帶來嚴重影響,亦可引致永久傷殘和經濟問題。傷者可能需要持續接受治療,並需長期忍受痛楚;亦有傷者在意外後,被逼轉換工作,甚至失業。世上沒有完全相同的意外,因此涉及人身傷害申索的案件,每宗的本質和情況均存在重大差異。若某人受傷或死亡的原因,完全或部分與另一人或代理人的失誤有關,傷者便可採取法律行動,就人身傷害向失誤一方索償。

意外林林總總,不論是交通意外、濕滑地面、劣質用具等,均可引致持久傷患,都可以提出申索。醫療疏忽導致診斷出錯、傷勢加深甚至死亡,亦可引致申索。若閣下身受致命傷害,閣下受供養的家人亦有權提出索償。

以下是一些常見意外的例子:

交通意外

如遇交通意外,傷者可向司機及/或車主提出申索。這些申索一般會交由汽車保險人處理,保險人會調查索償個案,並在適當情況下作出賠償。在大部分情況下,閣下可向警方查詢保險人的具體資料。所有導致身體受傷的交通意外均須通知警方,法例亦列明,所有車主均須購買汽車保險,以應付傷亡索償。

交通意外可引致不同程度的傷亡,由扭傷、骨折以至癱瘓、腦損傷,甚至死亡都有。

醫療疏忽

人身傷亡可源自醫療疏忽,常見的索償個案包括產傷、手術部位錯誤(例如在器官誤動手術)、劣質醫療器材,以及因衛生欠佳而導致的病症

工業意外

工業意外時有發生。僱主有責任確保僱員身處的工作場所安全,以免僱員於工作期間受傷。然而,即使在辦公室,仍有機會發生意外。常見的工業意外包括工作環境中存在劣質工具,導致傷亡。僱主有責任為僱員提供合理的照顧,以確保他們安全。僱主的責任一般包括確保為稱職的僱員提供足夠物資、合規格的工作系統及有效監督。

滑倒意外

在所有情況下,處所佔用人(即處所擁有人或管有處所而不是員工的人)對所有訪客均負有同樣責任。不論訪客是獲邀請或獲准到訪,佔用人必須採取合理謹慎的措施,確保訪客在使用該處所時是合理地安全,亦必須防備兒童不及成年人謹慎。

舉證的責任落在傷者身上,他/她必須以可能性的權衡為準則,去證明是處所佔用人一方疏忽,導致滑倒意外發生。

處所佔用人並沒有絕對責任,確保地面在任何時候都乾爽清潔,佔用人毋須安排員工在指定範圍輪流當值,留意地面是否有液體,一發現就立即清理。不過,法例規定佔用人須設立一套合理及完善的系統來清潔處所,並採取合理謹慎的措施,以確保有關清潔工作恰當地進行。舉例說,在雨天保持商場入口地面乾爽雖不可行,但只要處所佔用人採取合理措施,例如設置警告標示,提醒訪客地面濕滑,並安排員工定期抹地(當然,這亦取決於個別情況的環境及合理性),處所佔用人便算是已盡其責。

被狗咬傷

如動物的蓄養人知道該動物有機會導致人類受傷,便可能要為導致有人傷亡負上法律責任,作出賠償。若有關傷亡完全因傷者犯錯而引致(例如傷者擅自闖入私人地方),或是傷者自願承擔風險(例如他自願與朋友的狗隻玩耍,或同意照顧他人的狗隻),蓄養人便可免責。

然而,如蓄養人在特定情況下,理應盡其責採取預防措施,但他/她並沒有做到,便可能要為其動物傷人負上法律責任。

蓄養人如將其飼養的溫馴狗隻置於某地方或情況,有機會使其興奮或憤怒,因而對其他人構成危險,蓄養人亦可因疏忽而要負上法律責任。在部分案例中,即使狗隻不屬於兇猛狗種,其蓄養人(即被告人)亦可因狗隻咬傷人而負上法律責任。若能證明狗隻被置於某個地方,令人合理地相信牠有機會構成危險,被告人便會被視為有責任採取預防措施防止狗隻咬人。

人身傷亡訴訟與其他訴訟無異,所涉各方都須向法庭陳述案情,讓法庭裁決。法官會扮演裁判的角色,考慮各方提出之證據和有關法律論點後作出決定。訟費多少取決於案件的複雜程度、準備聆訊時所需的工作量及聆訊所需的時間。

無論情況如何,閣下應向有處理意外索償經驗的律師諮詢意見,他們會告知閣下的申索是否有法律依據。在訴訟的過程中,律師亦會代閣下處理所有法律程序。